KIMI铭

年少时的浮浮沉沉

在意

她还记得我吗?

下飞机的那个午夜,她疲倦地站在行李口看着一件件行李运过。 硬撑着自己沉重的眼皮,终于在看到那淡蓝色的行李箱的一刻顿时消散了。

"莫莫我们是去你家吗?"

"当然"

耳边软糯的声音,是她自认为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,脑海里放出最美的烟花。只炸出两个字,莫寒。

面前的人不知是不是疲惫了,第一次听到她轻松地打了个哈欠,伸展开手臂在空中伸了个懒腰,继而拖着行李箱跟上前面染着金色头发的女人。

她的眼睛仿佛有一些错觉,像是看到了几年前她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她会在走路的时候不经意地扯过她插在裤兜里的手臂,然后挽着她的手臂装作没事地继续走着。 她现在还好吗?

原来,自己还是会去在意啊,说好的彼此陌生人呢? 她根本不想她,一点也没有,这不是她的口是心非。

手机屏幕跳动的那串熟悉的号码打乱了她原有的思绪。 很久后才反应过来,可惜亮着的屏幕已经灰暗了下去,直到手机没有了声音。

是那个人,戴萌。 "晚上想吃什么啊?"

"你爱吃的都行"

……

"莫寒?莫寒?"这是她回国后第N次发呆了,单手托着腮,眼神飘忽不定,偶尔笑逐颜开,却又会愁眉不展。

孔肖吟看着好友经常这幅样子,不禁有些踌躇不定,想问关于她的事,却又怕戳中她的回忆。

"消音,今晚我带你去吃火锅吧"

"真哒?!莫莫?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?"

晚上下班的时候,莫寒带着孔肖吟前往那家火锅店。 火锅店是在以前她和戴萌合租公寓时附近一条街道的店家,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,戴萌并没有任何准备,就在她准备结账的时候向她表了白,傲娇的莫寒也是和她闹了一周别扭后才勉强答应的。

鲜艳光彩的装饰,就连服务员都穿着自己的私服,莫寒和孔肖吟点了不少东西,基本上火锅必点的都样样俱全。 戴萌这一天都很没有胃口,在律所处理完事件后就忙乘着地铁赶回公寓。

咕咕~她捂着饿瘪的肚子,心里可真是一阵委屈。

看来这个月工资是没法领了,她这么想着就不知不觉地走进了那家火锅店。

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进去,是因为在地铁站口附近吗?还是火锅的香味吸引着她,促使她走了进去?

"小姐,一个人吗?"服务员端着菜单走上前询问她。

她犹豫了一会儿,心想今晚恐怕是要破费了。

点了一个番茄锅,她无聊地刷着朋友圈。

一条条内容闪过,巧合的是,认识她的朋友们都提及到了和她一起回国的莫寒。 她什么时候出国的?又为什么会回来?

心里的疑问一串串的,很想跑到她面前问个清楚。 戴萌抿了抿唇,心里不知在想什么,手上自顾着把菜放进火锅里,看着那在火锅里翻腾的食物,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。

莫寒……两个字还没脱口而出,才意识到一切都是自己幻境里的妄想。

被称为贤妻良母的她,像把她当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,天天嘴里念叨戴萌这戴萌那的。

已经习惯被说的她总是无奈地一笑然后倾身附在她耳旁,好啦好啦,我都知道的。

她撒娇时如兔子般软懦懦的声音让她的心在那一刻被软化,说着口是心非的话,脸颊也变得通通红。

随着记忆画面的逐渐清晰,她回想起了分手的那天……

阿嚏!莫寒这才意识到自己打了个喷嚏。

是哪个混蛋在想我啊…… 烦闷的心情也随之消散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一种兔子得逞的感觉。

对面的孔肖吟还在调侃着她刚才的举动,怎么是谁想你了?还是莫莫你生病了?

嘴边不经意间浮起一丝笑意,她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,仿佛看到那人隔着水蒸气都能让她看得清晰的那双清澈的眼睛,眼底闪烁着的光芒,照耀于她璀璨的星空。 ​

随笔

等你下课

戴莫/萌络

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狼狈的下雨天,那场始料不及的大雨在我刚跨出校门几步后就把我淋成落汤鸡,当我冲进​学校对面的便利店时,她递给我一块方方正正的粉红毛巾。

刘海的几滴汗水顺着落在毛巾上,下半身也​基本被淋透了,纯白色的校服勾勒出她的轮廓,灯光打在她满是汗水的脸上。

在我接过谢过她后,她才慢悠悠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擦着满是汗水的脸庞。

那是个​很完美的侧颜,至少对我来说,我擦着手臂的手顿了顿。

"走啦!慢悠悠的早知道就不该等你!"​是另一个女孩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,她明明比她小了一个半头,却还是将书砸在她头上,然后背着书包往转成小雨的外面走去。

她心甘情愿被她欺负,嘴里含着的薄荷糖在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后像是​融化一样,变成了甜的味道,抱着她的胳膊,在怀里一阵腻歪。

"我都说了下午会下雨!你这蠢狼,不带伞是不是傻?!"​

"喊寒~人家忘带了嘛~"​

"还说!走啦!"​

"同学拜拜~"​

她临走前头转向她的方向朝我的方向挥了挥手告别,我也傻笑着回应,下一秒就看见她被旁边的矮个子揪耳朵。

"拜什么拜!打伞!"​

"嗷呜~"​

她把在便利店里向店员借的伞打开,熟练地揽过她的肩,让俩人都在伞里。

我留恋着她的声音,她的动作,她的温柔,即使那不是对我。我也知道​,那些也永远不可能属于我。

"戴萌……"​

我模模糊糊间醒来,发现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……

梦里的园游会上,她牵着我的手一起欢声笑语,捞金鱼,打气球……那些她曾幻想过和她一起做的事。

甚至是最后,戴萌萌​把她霸道地推倒在沙发上就差赤诚相对时……

我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,毫无羞耻心啊啊啊啊!

自从我和戴萌在便利店有了一面之缘后,在学校就像心电感应一样走到哪都能遇见对方。

"徐子轩,又见到你了~"

认识后的她总是一如既往​地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,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。

就因她的一句话,她的耳朵连到耳根都红透了。

"莫莫~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嘛~"​

下一秒戴萌又大步流星去追把她甩远的莫寒。

这样的事,在她身上经常上演,当然,也有莫寒不在的时候,就是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后,她们就会走在校园散着步,而忙于学生会的莫寒则在学生会埋头苦干。

"戴萌,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?"徐子轩第一次问戴萌这种问题,戴萌不知她想干什么,随便应了一句。

"有啊。"

"我们一起出去玩可以吗?"

这下戴萌可犯难了。

"我得问问莫寒。"

"你们俩一起来嘛,去嘛去嘛,这周就我一个人在家都快要无聊死了。"

"好吧"

周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约好了在游乐场见面的三人一下就嗨了,想把刺激的项目通通玩了一遍。

徐子轩全程跟着戴莫俩人,三人玩得乐此不疲。

戴萌的手被莫寒冰冷的小手握住,另一手拿着手机照明,徐子轩缩在戴萌的身后,害怕到就差抱住她人了。

"徐子轩,你咋这么胆小啊。"戴萌自从进了鬼屋后对徐子轩的认识又刷新了,这个平日里连蟑螂都能徒手打死的人居然怕人扮的鬼!

"我不怕,我只是怕人扮的鬼而已。"

我瑟瑟发抖着,解释道。

突然又从暗处冒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向她们跑来,莫寒被吓到连忙往戴萌怀里躲,徐子轩吓得不敢睁眼,只有戴萌淡定地带她们继续往出口走。

终于出了鬼屋,我仿佛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大口呼着气。

戴萌顺手摸了摸徐子轩毛茸茸的头发。

"胆小鬼……走啦!"

牵着莫寒的手往不远处的摩天轮走去。

排到她们的时候,徐我觉得很尴尬,先一步跟在一个女孩后面跨上了车厢。

"你们俩一起坐吧,我这个单身狗就不打扰啦!"

朝她们挥手,却是苦涩的微笑。

戴萌看到这样的徐子轩有些愣神,被莫寒牵着坐上车厢。

两人坐在一起,却无话可说,气氛仿佛在俩人踏上车厢后凝固。

"莫寒……你真的要走吗?"

戴萌虽然只说了一句话,却只是让莫寒更沉默。

莫寒往旁边挪了一下,俩人的距离瞬间拉远。

"戴萌,对不起。"

"我不要你的道歉"

"那你到底怎样才能原谅我!"

"莫莫,我不信任你"

戴萌毫无表情地说道,可是我还是会依然爱你……

摩天轮转到了头顶……

戴萌曾经听说过一个浪漫的故事,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接吻的情侣,会相伴一生,永远在一起……

她看了看旁边的人,莫寒眼神空洞地盯着窗外的,一滴眼泪不争气地从脸颊滑落。

戴萌伸在半空的手慢慢垂了下来,握紧成拳头。

从摩天轮上下来,俩人看着前面被女孩挽着手臂的徐子轩。

拍了拍她的肩膀,戴萌带着满是挑衅的语气说道。

"徐子轩?又是一个被你套路的良家少女?"

莫寒跟在戴萌身后,我感觉到了她们之间微妙的气氛。

这俩人咋了?分手了?!这样我岂不是就有机会了!

我在心里美滋滋地想着。

"唉!萌萌!等等我!"

我摆脱开女孩的手,撒腿就跑到戴萌身边。

乖巧的样子让戴萌觉得她像个大型犬,正摇着尾巴向主人示好。

徐子轩这个没人性又赖皮的朋友,也开始变得和以前的莫莫一样了……

莫寒离开的那一天下午是最后一节自习课。

她的父亲派人来接她,老师允许了她离开,看着前面的莫寒收拾着书本。

戴萌突然站起来跑了出去。

"戴萌!你去干嘛?!"

"报告老师!我想去上厕所"

走廊外,戴萌等着莫寒收拾完走出来。

"莫莫,你会等我吗?"

"戴萌,你挡着我路了"

"那我等你,等你回来,或者我去找你。"

莫寒一下急了,憋屈着眼泪想离她而去,

我在楼下看着俩人离别的场景,突然间,对莫寒也有些不舍……

她曾经是我喜欢的戴萌喜欢的人,如今却要离她而去,到另一个没有戴萌的地方去学习。

当我看到戴萌一下抱住莫寒之时,装作不在意地别过头去想忽略这样的场景。

在转过头后,只有戴萌落寞的身影,还有莫寒坚决的背影。

在两年的高中时光里,是我陪戴萌走过来的,甚至不止,当她说她想报苏大的时候,我是惊讶的。

萌萌你怎么想考苏大呀?你不是说你想留在上海吗?

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留在上海了?

……

高考结束的时候,我还是怀着满是期待又苦涩的心将录取通知书递给她。

恭喜你,终于能见到她了……

我也希望,未来的有一天,我们还会聚在一起。


【邓紫棋x张靓颖】见弦拨宇宙

入坑了入坑了,神奇的cp(都是喜欢的女歌手)

后执:


蛮吃er
又是奇奇怪怪系列
ooc
是个我连cp名都不知道的cp




1


两人在后台见面的时候,客气的握了手,没有过多的问候,除了邓紫棋裸露在空气里的酒窝,和张靓颖那白晃晃的大白牙,显得这两位心情都很不错之外,好像真没什么特别的。


一个娱乐圈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你瞧,当年粉丝撕的火热的两位歌手这不就碰头了。当然,若是再翻起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,岂不是幼稚,引人分心。


后台因为人稍多,喧闹得很,张靓颖拧着眉,把耳机塞进耳里,她把音量开到适中,恰好可以听见旁人说话的声音。


邓紫棋踱步朝张靓颖身边走来,她的个头倒也和张靓颖差不多来高,笑得傻里傻气,饶是让人喜爱。


“靓颖姐。”邓紫棋的嗓音辨识力很强,吐字时带着糯糯的鼻音。


“嗯?”张靓颖回头看着邓紫棋,笑意满满。“怎么了?”她把耳机摘下,问道。


怎么看都是一副温柔姐姐的模样。


“台本上说,我们要唱同一首歌耶。”邓紫棋显得很是兴奋,怕就是给个弹簧床能蹦哒三天三夜的程度。


张靓颖瞧了瞧周围,果然在自己的手侧发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台本。


“瞧我给忘了还有这档事。”她边说着,边挑开纸页,翻看起来。


邓紫棋嘟哝着说着是哪一页的第几行。


张靓颖笑出了声,甚至徒生出想揉脑袋的想法,她说:“这么积极的吗?”


“那是当然,能和喜欢的歌手合作简直是不能再幸运的事了。”邓紫棋一笑,见牙不见眼。“再说了,和靓颖姐合作,算是圆了我小时候的梦。”


后半句让张靓颖有些头大。


算算,她和邓紫棋竟有着七年的年龄差。


“小时候哦——”她拉长了尾音,接着说,“看来你是听着我的歌长大的哟。”末了,还笑了几声。


她一笑,邓紫棋就跟着笑。


2


张靓颖的发尾大半是新染的程度不一的绿色,造型师给她梳了左偏分;邓紫棋栗色头发被绑了起来,微微烫卷了左侧垂下的头发。


两人都露出了右耳的一角。


站一块时画面和谐极了。


她们要唱的是红遍大江南北的《还珠格格》中的《雨蝶》,是首极其经典的歌,若是按照原唱,不做任何改编,那定是无法吸引眼球。


张靓颖思忖着靠在绿沙发椅背上,瞧着摄影组的各位开启机器。


“靓颖。”二人好像不如刚开始那般生分,邓紫棋边唤着张靓颖,边挪着绿沙发。屋里本就只有三张绿沙发,每个间隔都是平均的,被邓紫棋这番一捣鼓,最左的绿沙发陡然成了洋上一孤岛。


张靓颖侧头看着邓紫棋,见这人笑得可爱,不由自主的也扬了扬嘴角,她正打算应声时,摄像机打开了。


她们现在应该讨论一下歌曲的改编?


邓紫棋的眼睛突然睁大,俯着身子,侧着脑袋,慢慢敛去控制不住的笑意。


敬业的歌手一秒就进入状态——反正本就是要讨论歌曲改编,只不过是放在摄像机面前罢了,没什么大区别。


二人盯着手里的单薄的写了歌词的白纸看,但都不说话,像是要把纸看穿。


“应该就慢歌吧。”邓紫棋抬起头说。


她的脑袋转了半个圈儿,如装满一湖月光的眸子映着隔了一小段距离的张靓颖。


张靓颖挺直着背坐着,要比俯身的邓紫棋高出一个额头,邓紫棋扫去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低垂的眼睑上。


张靓颖总爱贴假睫毛的习惯没有变过,继而那又长又翘的假睫毛遮住了明亮透净的眸子,可却也挡不住这人浑身上下的认真气息。


也许老话说得对,认真的女人最好看。


张靓颖的目光锁在了邓紫棋手上的A4纸,上面标注了拼音等笔记。


“我觉得蛮经典的,可能大家印象比较深。”张靓颖边说着,边把身子往后面的椅背靠拢。余光之中看见邓紫棋转回了头。


“对。”邓紫棋终于把目光投向了面前的A4纸上。


“改多不大好。”张靓颖又接着说。



3


大张伟的到来让刚生出些许严肃氛围的二人乐得不行,差一点就靠头大笑。好像,朝向对方方向笑着变得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事情。


大张伟的突然搞怪增添了不少节目效果,更是让两位优秀歌手轻松的冒出了想法,想法更是不谋而合,之间的关系不如开始那般的小生疏。拿着网络术语来讲,大张伟这算是助攻吧?


本就是互相欣赏的两位,在这首歌曲的改编上更是一拍即合,继而后面发展得十足顺利,愣生生地折腾下那么会儿的空闲时间好生休憩。


没了摄像机的休息室里,两位在乐坛也算是小半壁江山的歌手不计形象地直接瘫在沙发上,若是允许,指不准还会像待在家里一样缩进沙发里。


刚才的自主排练把二位小累了一把,助理见状也只留下几瓶水就离开休息室,让出了空间供给休息。


可两位不是什么按常理出牌的主儿。


张靓颖悄咪咪地起身,将门锁上,对上邓紫棋不明所以的目光也只是挑着眉毛,往她怀里递水。


也许是真的渴极了,张靓颖一口气就灌了半瓶,肚子里水囊囊的。


她喃喃自语:“半饱。”


邓紫棋的目光没离开过张靓颖,眼睛眨了几下,犹豫着开口问道:“你是要做什么?”她发问的语气实在是太过于软糯,像勺子侧面划破甜酒汤圆从而流出的汁馅一般。


相比之下,张靓颖本柔而和的声音变得清亮,像极了冰块儿撞击瓷碗随后倒入茶水时给人带来的舒坦。


“吃饼干么?”她从包里掏出了一铁盒,娴熟地打开盖。里头的饼干形状各异,但无一不是飘散着香气的。


张靓颖皱着鼻头说:“偷偷的吃,不然我又要被说发胖了。”


虽然这样的行为十分欲盖弥彰,但还是不失可爱劲。


邓紫棋被怂恿着拿起色泽极好的一块饼干,起初看不清模样,只晓得轮廓,靠近嘴边时才发现这块饼干是金鱼形状。


饼干的味道好极了。


她想着。


海豚形状的饼干不少,张靓颖拢了一半给了邓紫棋,接着豪迈地就把自己手头的饼干往嘴里塞。


她庆幸着没有摄像头的存在。


现在的她,就像个贪吃的孩子头儿。


邓紫棋笑出了声,眼睛弯弯地看着张靓颖,学着她那模样也一把吞了饼干。


铁盒里只剩下屑的时候,长廊里响起了声音。


张靓颖很有先见之明的开了锁,拉着邓紫棋侧躺在沙发上,做出一副睡着的模样。


邓紫棋没和张靓颖说,她嘴角有饼干屑,因为这样子其实很可爱。


张靓颖也未同邓紫棋说,她嘴角的饼干屑有点多,因为这样子其实挺可爱的。


进来的助理只是贴心的把餐巾纸放在了桌上,便又退出了休息室。


装睡的两个人悄悄笑着。


4


可以说演出十分成功,不论场景的设计,灯光的摆布,还是两位歌手切合的气场,精湛的唱功,都十分出彩。


着长裙的二人如仙子,怎么看也不像是后台里会偷吃小饼干的可爱小家伙。


也许演出可以打上十一分,超额的一分只为两位结尾的相视一笑。



那一笑,如月坠入沧海,如海遇见巍峨群山,如浓烟从白雪皑皑山川里升起,如弦拨动宇宙。


世俗一点说,该是为之心动的意思。






/

昨晚做梦梦见忘川和碧落做任务反被杀,还是萌络版的。感觉最近是不是循环这首歌太多遍了,以至于自己在梦里脑部

25号,心情良,适合调试的歌曲是等你下课

离别的话

HE&BE
到现在,我还没有勇气,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。

是当车门就那样机械般地被我关上,是当乌云密布的天空下一秒就下起了倾盆大雨,是当我看着你撑着伞离去的背影……

在人海中,你再也没回头。

我多希望红灯停留的时间能长点,这样我就能好好看着你走进中心,再回过头看着我。

若是这样,我还能带着笑脸朝你挥挥手。

一切事情都来地那么匆匆忙忙,就像我,突如其来的辞呈让你和其他朋友措手不及,连毕业礼物都没来得急送到我手里。

家里的人把我接回去也都只是忙着给我准备婚宴,他们完全没有问过我自己的意愿。

虽然那只是个小时候父母决定的娃娃亲,但我从来没在乎过,更何况对方是个大我五岁的哥哥。

突然觉得自己好懦弱,不配做你身边的那个人。

当你看我的时候我会不自觉避开。你的手牵着我的手时,我虽然毫不在意,但其实我头发里的耳朵早已红透至耳根,这些都是我自己感觉到的。

如果你知道的话,是会拒绝我,还是接受我,这些概率自然是平分的,但在我看来,拒绝的概率会更高一些。

这不是一个选择题,而是一道填空题。

我想了好久,这些话我应该放在一年后毕业时作告白。

可现在不行了。

接到家里电话的当天晚上,我的行李一排排整齐地摆放在宿舍门口。

每一个走过的成员,无论是谁,都上来与我说了一句离别的话。

可她们当中,唯独你对我没有对我说离别的话。

在你慢慢靠近我的时候,搂住我瘦弱的身子,在我的背上轻轻拍打着。

你的眼泪滴到我的衣服上,我一时半会以为你会大哭一场朝我倾诉。

可那哽咽着的话才刚说出一个字,你就别扭地转过头,吞吞吐吐只说了一句话。

“莫寒,我们还能再次相见的,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希望这个约定,你不会忘。

她可能也只是突然释怀,明白了。

眼前的人对自己来说是在那个时候唯一信任的人,她若是把心交给她,她绝不会做出背叛之事。

只是,一切的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。

只需要迈出第一步,看清她对未来的希望,这一切就会如同初春般温暖。

离别一直都是感情变换的终点。

像是她在毕业的那天,所有人都真情实感地说出真心话。

她知道,离别有时又是最痛苦的一刻,就像是面对自己最亲的人逝去,明知道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,却还是没能好好说声道别。

她还有很多的话,没有对那些曾经与她离别的人说,特别是她,那个在她最美好的时光与她相遇,在她的心上又悄然绽放出一朵纯白无邪的花朵。

她的脑海里还时常浮现出她入戏时穿古装服,在雾气蒙蒙的山中,手握利剑的她锐气十足,好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样。(自行脑补,纯属瞎扯)

恍惚又过了好几个月,婚礼在一切按部就班后照常举行,她邀请了所有同她一起的一期生,却唯独没看到那人的身影。

听许佳琪说她是去打官司了,中午才能赶过来。

她也没指望她要准时到。

可她最后还是留下了,等到最后,宾客都早已散去。

她提着公文包,一副狼狈样,喘着气跑进了大堂。

她看到莫寒穿着婚纱站在那,眼神空洞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莫寒意识到她慢慢接近自己,那张脸就这样在她面前放大,她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她的耳朵。

气她为什么没有早点过来,气她当时走前她对她的态度,气她……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。

反正不是第一次了,俩人坐在圆桌前说了很多话,有以前还没毕业时的往事,有彼此现在生活的变化,有对未来各自的憧憬……

她的头仿佛痛到炸裂,再次睁开时,眼前有她的父母,她的新郎,她的朋友。

父母质问她为什么那么晚回来,还没有跟他们说。

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。

眼前的人未必一定要珍惜。

那些曾经被记忆掩埋的人,伤及最痛最爱至最深的人,才是心灵至深之人。













同学两亿岁是我看过最好看的“逆袭”剧
明明阿部多瑞元帅才是主角好嘛!

冰镇西瓜🍉

最近西瓜吃多了的灵感
有点搞笑,欢脱?

ooc(防崩)

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,还有什么是能解暑的呢?
坐在空调房里看书,买一个冰淇淋感受舌尖的凉爽,在大海上带着游泳圈畅游,这都是她完全可以做得到的,可是,她却不想做这些。
还是只想吃西瓜呢……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大大的西瓜,自己一个小兔子用它的大门牙享受她的大西瓜。
虽然,这都是不可能的,毕竟,兔子不吃西瓜。
“唉。”
她叹了一口气,真希望戴萌那个大蠢狼能快点带着西瓜回来啊!
“这家伙到底去干嘛了,怎么这么慢。不过也就从这儿跑到水果店,至少也就十几分钟吧,这都半小时了还没回来?!”
您的兔子以上线,并且具有十分敏感的傲娇模式。
她嘟着嘴,在门口来回踱步。
墙上的时钟还在嘀嗒嘀嗒地走着,时间也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快溜走了一半。
好不容易的却是戴萌——
水果店停电了,冰柜也都停止了工作。
“小姐,现在店里都停电了,只有这种普通的西瓜。”
她捧着半个西瓜在门口干等,只换来店员一句。
算了算了,就随它去吧。
戴萌带着半个西瓜走回去的路上,还在附近转了一圈,看看有没有卖西瓜的摊子,没想到一个都没有。
心里开始在纠结着该怎么跟莫寒解释。
毕竟,这西瓜不是冰镇的,没有了凉爽的口感。
如果说是放在冰箱里的话,那只能明天才能吃上冰镇西瓜。
就怕她心里难受,这几天温度太高了,连续游了几天泳的戴萌只知道莫寒这几天口中总念叨着西瓜,西瓜。
“叮咚,叮咚”
门铃响起,莫寒怀着期待已久的心情打开门。
戴萌一脸忧愁的样子映入她明亮的眼眸。
原本的期待全都泡汤了——西瓜有了,却不是冰镇的。
莫寒发起了与戴萌的躲猫猫(小脾气)。
戴萌看着这个小孩子气的人哭笑不得,她还是无奈地切了一小块西瓜递到她嘴边。
剩下的西瓜则放在冰箱里冰冻着。
莫寒看了一眼西瓜,那只手只悬在半空没有一点行动,便撇过头不愿看她。
狼崽委屈了∶喊寒不要那么嫌弃我,要怪就怪那水果店停电!害得我们喊寒没有冰镇西瓜吃!
对不起,您的兔子已下线,只留下一包给狼崽的盐。
嗷呜,戴萌心里就像被捆绑住一样难受。
那西瓜躺在桌上无声无息地提醒着她莫寒的生气。
搞不好等会儿连房都不给进了呢,嘿嘿。
欸欸?!西瓜说话了?!
狼崽抖了抖,直直地盯着桌上的西瓜。
喂!你是要把我看穿啊!
“我……我我我!”
你到底还想不想让你的兔子小姐原谅你啊?!
当然想啊!狼崽点点头。
那你就赶紧去和她说啊!西瓜冰镇不冰镇她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一点!你还有没有一点心意啊?
可是,她难道不是因为冰镇西瓜和我生气吗?
肯定不是啊!你忘了你昨天做了什么吗?
woc!你这个西瓜真神通!怎么连昨天的事都知道?不就是因为我有事放了她鸽子,让她在路上干等了很久嘛……
想到这里,狼崽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,一副实在委屈的样子。
她该不会因为这件事生了我一整天的气吧,昨天自己都很晚才回来。
偷偷溜进房间,看见她赌气似的狠狠按着手机屏幕玩着游戏。
兔子心里也委屈啊,昨天放了自己鸽子也就算了,今天我想吃个西瓜还这么迟钝,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行动吗?
“哼!大蠢狼!”
“欸?喊寒别怪我了嘛!我保证以后每一次我都不会放你鸽子了!”
“戴萌!你真是要多蠢有多蠢!我要吃西瓜!”
“遵命!耶!喊寒终于理我了!”
狼崽屁颠屁颠地拿着进来。
这一次因为不盐的关系而自己也咬了几口西瓜。
莫寒看着她手上的半个西瓜,顿时黑了脸。
“戴萌!你这嘴是有多大啊!几口就给我吃完了!”
她抓起手边的枕头就扔向她。
“不还有吗?喊寒。”
轻松地接住,又一脸无辜。
“我不管!你把我西瓜还回来!”
“啊……这要怎么还啊。”
狼崽还是没开窍,兔子倒先炸毛了。
一跃而起就是扑进了戴萌的怀里,她脖颈处还有细细密密的汗水从耳朵处留下。
而那耳根早已红透了。
戴萌还正疑惑着莫寒想干什么,下一秒就被猝不及防地吻上了。
其实她嘴里的西瓜有些还没嚼完,莫寒就顺着她嘴里的西瓜把西瓜往她嘴里的方向卷去。
莫寒一脸满足的离开了戴萌的唇,还回味着那西瓜不一样的味道。
戴萌却突然把她按倒在床上,一脸坏笑地看着她。
“莫莫,你刚刚都那么做了,我总不能能不给一些表示呢,你说是吧。”
她也回应的吻上了她,不似刚才莫寒的掠夺,轻轻的,温柔的,让莫寒沉陷进这温柔之中。
你,才是我真正的冰镇西瓜啊。
突然刹车,写不下去了(*/∇\*)